1. 361图书文学知识网首页
  2. 故事会
  3. 鬼故事

异闻之血阿胶的故事

    大靖年间,民安乐业。
    近来长安街上流传着一个鬼怪流言,说是城外老皇庙出了个精怪,专吃十八岁的豆蔻姑娘,前街米铺的小姐,就是与侍女走外戚回来,经过老皇庙,被掳了去,等到人们去寻,只剩外衣挂在老皇庙的门帘上,庙里佛像后面掌灯的小厮,泥塑之身,脸上挂着冷冷的笑。
    这日里,红袖阁的老鸨子又在咒骂,说是黑夜走路踩狗屎,臭到底了,才接了这么个姑娘,一脸无盐相。
    大家都知道说的是番离,那是老鸨子连夜从洛城那边带回的姑娘,原是两个,一个原本姿色一般,就排了茶水姑娘。
    这个瞅着身姿曼妙,谁曾想脸上一块红斑盖了大半个脸,怪只怪自己当时喝了二两酒,又是掌灯时分,没瞧仔细,出了本的生意自然不能亏了,原想给她把粉抹厚点,遮住那红斑,可那脸色着实吓人,末了,只能让哪个姑娘要去做使唤,自己做了大半辈子老鸨子,居然花了眼,想想就来气。
    红袖阁开在长安城下,做的多是来往商贾的生意,也有长期包脚儿的姑娘,平时还在红袖阁住着,除了过夜,包主不在的时候,一样陪客人喝酒唱小曲儿。
    花韵姑娘是红袖阁的金招牌,容貌身姿如拂柳春风,艳名远播,多年不衰。
    听说曾经还有位王爷慕名而来,为其题诗,那些个想替姑娘赎身的,包脚的不计其数,可花韵姑娘就是不点头,一直呆在红袖阁,高兴就见个客,弹个曲儿,画个画什么的,没心情了就关门不见。
    如此傲娇的姑娘仗的是自身资本,老鸨子不但要好吃好喝供着,连使唤的丫头都比别的红牌姑娘多。
    话说这花韵姑娘的性子不太好,除了那个贴身的,其它侍候的丫头来回换了好几个了,丫头有丫头命,给了当牌的姑娘,那就由姑娘做主了,有的替丫头赎了身,留在身边做长久的,也有嫌侍候不周,持宠而娇下手不知轻重打死打残也有。
    花韵姑娘是不准任何人近身,每日需沐浴三次,用尽各色香料,因为,时间稍长,全身就会有一股怪味,曾有丫头无意间唠叨几句,第二日便被卖去乡下做了粗汉的老婆。
    番离被指派给了花韵姑娘,做了茶水丫头,平日里煮茶烧水,活不重,但繁琐。每日里煮茶的水,一定要长安城外凤凉山上,紫虚道观里那口井的井水。
    道观离红袖阁数里路程,需天未亮,赶头门出城,而且茶水不过夜,所以每次只背一壶。
    这花韵姑娘的茶别人是没喝过,闻着是异香扑鼻,喝下唇齿留香,周身都散发香气,番离每次煮好放在茶室。
    “听说城南的牡丹花开了,番离你备点茶和点心,今个儿我要去转转。”花韵姑娘媚着眼,懒懒的吩咐着。
    马车晃悠悠的走过前街,在王膳药铺前停了下来,花韵姑娘刚抬脚进店,药铺的老板娘上前来招呼:“花韵姑娘,多些时日不来了,让我都有些想念。”花韵笑笑,轻轻的提衣角坐下:“想我么?是想我的银子吧。”“哪里哪里,我这不也是为姑娘着想,大概那阿胶已用的差不多了,最近啊,这货有点儿紧。”花韵姑娘瞪了下老板娘,又瞟了下立在一旁的番离。老板娘赶紧扶住花韵往内室走去,“番离,你去马车旁等着。”花韵止住想跟着的番离。番离觉着这药店有些奇怪的味道,细闻又说不出来的那种,马夫笑道:“这本是药铺,再加上也会做些药膳,有些怪味有什么奇怪的。”马夫低声对番离说:“还有啊,听闻这老板娘从西域得一秘术,她做的葆颜药膳可以让人变的年轻,你以为花韵姑娘这么多年,容貌长驻少艾是咋来的?就是每个月都来这吃她的药膳,白花花的银子可送了不少,唉,也就女人图这。”“哦?花韵姑娘看着像年方十八。”“十八?”马夫“嗤”的笑了下,“打我在这起,她就已经在红袖阁了,这样的女人也就那些登徒浪子好这口。”“那,您在这多久了?”番离小心的问。“十年啦。”马夫嘟囔了一句,不管番离有没有听清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361图书文学知识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361tushu.cn/gushi/gui/15362.html
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