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361图书文学知识网首页
  2. 故事会
  3. 鬼故事

寻骨记的故事

    一、寻亲
    那是1934年,夏末秋初的一天,一个看上去约有30岁出头的陌生男子走进了我的老家,地处大兴安岭腹地的黑松岭。男子自称姓史,名金辉,他先在村东山洼里转悠了小半天,随后直奔孙老大家的那座残破不堪的老宅。
    在黑松岭,孙老大是个人见人恨、狗见狗叫的老光棍儿,平素游手好闲,没少干偷鸡摸狗追鸭子、夜半三更敲寡妇门的缺德事儿。听说,他的老爹老妈就是被他活活气死的。见街坊邻居都烦他损他,碰面就啐,孙老大倒也识趣,总是乖乖地溜墙根走。但这日,关紧破落院门和史金辉咬了阵子耳朵后,孙老大竟与平时判若两人,再走上街,腰板挺得溜直,个把月不洗一回的小脸也乐得蹙成了黑不溜秋的山核桃。
    走着走着,住在同村的赵寡妇拐出胡同拦住了他,搭茬戏弄道:“孙老大,瞧你美的,做梦梦到娶媳妇了吧?”
    以前遇上赵寡妇,孙老大总会围着她屁颠屁颠地转,借机揩油。此次,孙老大却梗梗脖,牛哄哄开了腔:“走开走开,我没心思和你逗嗑子。”
    破天荒挨了抢白,赵寡妇刚要翻脸,就瞄见孙老大故意踮了下脚,裤兜里隨之发出了清脆的金属撞击声。
    是银圆,袁大头!
    眨眼工夫,孙老大有钱的消息便一阵风似的传遍了整个黑松岭。这老家伙人懒心歪没手艺,单凭岭下那几亩薄田,就算老天爷照顾他,风调雨顺,一年到头也收不了几个子儿,他要能有钱,除非走了狗屎运,遇上贵人。
    没错,陌生男子史金辉就是孙老大的贵人。可两人素不相识,无亲无故,史金辉为啥会给他钱?就在大伙儿扎堆嘀咕的当儿,史金辉又叩响了我六姑婆家的金漆兽面门环。
    双方照面,不待寒暄,史金辉便双膝一屈,“扑通”跪了下去:“师娘,我叫史金辉,天津静海人氏。我给您老磕头了。”
    史金辉管六姑婆叫“师娘”,并非师母之意—据传,六姑婆宽厚随和,从不与人计较争执,身份是旧时三姑六婆中的师婆,有的地方也叫关亡婆,平素以替人扶乩、测命、画咒收惊为生。在黑松岭,不管辈分大小,左邻右舍都她叫师娘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361图书文学知识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361tushu.cn/gushi/gui/14486.html
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