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361图书文学知识网首页
  2. 故事会
  3. 鬼故事

义士除三害的故事

    有句话说“宁睡荒坟,不宿破庙,”因为破庙里的不一定是神仙,荒坟里住的不一定是鬼。
    单说南柳镇,有个庄稼汉叫柳七,生得膀大腰圆,能担起五百斤的大石头,性情和善,幼年的时候,跟北柳镇的刘娇娘定了娃娃亲,柳七的父亲,和刘娇娘的父亲一起出生入死,早年闯过江湖,老哥俩商量好了似的,同一年的三月,一个月初,一个月尾,前后去世。
    柳七和刘娇娘在两方母亲的催促下,打算六月份完婚,庄稼户没有那么多讲究,什么守孝三年之类的,那是读书人才会遵循的繁文缛节。
    可就在柳七准备婚事的时候,刘娇娘却上吊了。
    刘娇娘被镇上的王乡绅儿子王一鸣看中,这花花公子一见娇娘,两眼喷火,打听到娇娘的住所,丢下几十个银锭子,要纳娇娘为妾,娇娘的母亲不同意,怯声怯气地解释,说娇娘马上要跟别人成亲了。
    于是就有人出馊主意,觉得柳七老实,就威逼利诱,不想碰了一鼻子灰。王一鸣一怒之下,将刘娇娘虏到宅里,刘娇娘执意不从,自缢而死。王一鸣悻悻地将娇娘埋了,又上下打点,常言说,钱能通神,邑令自然站在王家一边。柳七和娇娘的母亲多次告状,都被这邑令糊弄过去。
    丈母娘整日以泪洗面,柳七劝道:“虽与娇娘无夫妻之实,却有夫妻之名,娇娘的母亲便是我的母亲,”于是接她到自己家,凭一己之力,养活两位老人。
    有镇民看不惯柳七,说他窝囊,还说这夺妻之恨,要是放在自己身上,肯定怎么怎么办。漂亮话谁都会说,放在我们现在,这种人就是不折不扣的键盘侠。
    柳七不吭声,之后也未娶亲,直到三十五岁母亲过世,又过两年丈母娘也病死了。柳七将丈母娘下葬之后,放声大哭,自语道:“昔日,亡妻娇娘被恶人逼死,并非我柳七孬种,只因为家里有两位母亲需要赡养,如今两位老人都已去世,我柳七也无牵无挂了!”
    磨了三把尖刀,揣在腰间,也是凑巧,这日正是王乡绅设宴,那擅长判断葫芦案的邑令也在被邀之列。柳七刚到王乡绅的家门口,就被管家拦住,骂他狗眼瞎了,柳七认得此人,当年正是他出的馊主意,撺掇王一鸣抢走柳娇娘的。这管家骂骂咧咧,又有两个衙役斜着眼朝这边看,柳七被几个狗腿子推来推去,腰间的刀刃就亮出来了,衙役心生警兆,朝他走来。
    柳七心道,罢!罢!罢!拔出刀来,朝管家心窝攮了两下,然后连出数脚,将狗腿子揣倒,衙役一看也抽出腰刀,朝柳七攻来。
    柳七左右挥刀,虽无章法,却是拼了命的,几个回合,这两个衙差就不敌了,抱头鼠窜,其中一个跑得慢了,被柳七一刀捅在大腿上。其后柳七大步抄进王家大院,惊动护院,接下来是极其壮烈的一幕,柳七从院门口一直杀到客厅,手起刀落,将邑令和王乡绅的脑袋砍下,却不见罪魁祸首王一鸣,抓住一个护院讯问,护院说,公子去县城了,这个时候差不多该回来了。
    柳七又杀到院外,身上先后中了十几次刀棍,心道:“这王一鸣既然不在家,我便去县城的路上等他,”想毕,迅疾逃去,追兵紧随其后。
    刚到山脚下的十字路口,一辆马车奔来,这马儿见了柳七,牲口的本能使它们惊怕不已,一下子翻到沟里,从车厢里爬出一人,柳七一看,正是王一鸣,不等他说话,两手抱着他的脑袋一拧,咔嚓一下,脖子应声而断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361图书文学知识网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361tushu.cn/gushi/gui/12553.html

评论列表